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将军文化 > 文章

俊逸鲍参军——赵金光

信息来源:中国将军书画网  作者:中国将军书画网  查看数:2312  添加时间:2014年12月22日

   诗圣杜甫有《春日忆李白》,赞李白诗风:“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庾开府,指官至骠骑大将军的北周文学家庾信。鲍参军,指南朝宋文学家鲍照。
   这位鲍照,字明远。出身寒微,功名事业心极强,他文武兼善,成就颇大。作为前军参军,他“骏马轻貂,雕弓短剑,”曾经战斗在抗击北魏南侵的前线,“投躯报明主,生死为国殇。” 在文学上,为“元嘉三大家”之一。他的诗格调高昂,感情充沛,俊逸豪放,奇矫凌厉,令人耳目一新。清代诗论家沈德潜说:“明远乐府如五丁凿山,开人世所未有。”他在文学上的划时代贡献是开创了以七言诗为主体的歌行体。明代文学家徐师在《诗体明辨》中对“歌”、“行”及“歌行”作了如下解释:“放情长言,杂而无方者曰歌;步骤驰骋,疏而不滞者曰行;兼之者曰歌行。”这种歌行体,上集六朝精华,下启唐人风气,吸收消化汉魏六朝乐府诗熔铸而成。形式多样,字数和句数没有限制,可三言,可无言,可七言或七言以上,可长篇。音节错综,富于变化,可隔句用韵,可自由换韵。
   鲍照的代表诗为《拟行路难十八首》,这在他最擅长的乐府诗中,称得上是“皇冠上的珍宝”。这一组内容丰富、形式瑰琦的诗篇,从多个方面展现了鲍照诗歌艺术的多姿多彩,像一块生彩的钻石,精光四射。《拟行路难》为乐府古题“行路难”的仿题,属汉代民歌的传承。这种民歌,久已失传。鲍照之拟,继承和光大了这一诗题。这组诗在音节上见独到之处,其四不像一、三首采用纯七言,而是用长短相间的杂言体,虽不似七言整齐,但灵活组句,便于文情传递。开头几句应用五、七言句式交错,给人欲说还休的语感,引发情感驰张,久久酝酿,蓄势待发。到结尾处,又改为七言长调,闸门一开,感情象出山的急流,滔滔涌出,极见雄阔畅快。押韵也见自由,采取了换韵,拓宽了七言诗的创作道路。研究鲍照的代表作《拟行路难十八首》,我们发见他已经把乐府推进到歌行体了。
   鲍照之后,到《代悲白头吟》和《春江花月夜》出现,可说是歌行体这种体裁正式形成的标志。《白头吟》是以“善为从军闺情诗,词旨悲苦”闻名于世的刘希夷的代表作,是一首用乐府旧题写的七言歌行体诗。因为用了歌行体,形式活泼。因为功夫独到,见文超情外,理穷智表,音韵优美。一句撼世名言“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引出一段与著名诗人宋之问(作者的舅舅)的公案,千古评说,莫衷一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也是乐府旧题的七言歌行体诗,堪称“煌煌巨制”。紧扣春、江、花、月、夜来写,首八句如春潮涌来,牵出水光滟滟,花光离离,一派静幻美妙的夜色。特别是“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人生感叹,深刻地揭示了人生哲理的同时,创新了艺术境界。王闿运一句“孤篇横绝,竟为大家”的赞语,为此诗走向七言歌行体的成熟,呼啸叫好。
   鲍照的诗风和在诗体上的开创,深深影响了后世诗坛。有人研究后认为,李白彪炳千秋的《蜀道难》,从诗体上看,与鲍照的《拟行路难十八首》同为有创新的乐府诗,而且在主题、结构、语言、风格等方面有许多相同。很明显,李白是受到了鲍照深深影响的。鲍照开创歌行体之后,歌行体出现了大量名篇。李白有《将进酒》,杜甫有《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白居易更有《长恨歌》,借了一点历史的影子,根据当时人们的一些传说,街坊的歌唱,用了六十句,八百四十个字,用了回环往复、缠绵悱恻的艺术形式,描摹歌咏出来一个回旋曲折、婉转动人的故事。作为一首千古绝唱的叙事诗,艺术成就是很高的。这首叙事诗的成功,作者高超的艺术表现力之外,巧妙地应用了七言歌行体也有关系。我们知道,用绝律不可能完成这样的长篇叙事诗,不可能达到这么好的艺术效果!
   到了沈佺期、宋之问,格律诗成熟,古典格律诗常见形式为五、七言绝句和律诗,即近体诗。这种诗体结构严谨,字数、行数、平仄、粘对有明确的规定。唐和唐以后出现了许多优秀格律诗章,如七绝圣手王昌龄“昭阳日影”句,王之涣“黄河远上”句,广为流传。一时间,宫掖所传,梨园子弟所唱,旗亭所唱,边将所进,大都是当时名士的绝律诗。
   绝律诗即格律诗的成熟在于格律,格在这里可以理解为法式、标准,律为音律。前者有求工致人为定格的因素,后者是对音律的协谐。推而广之的最大难点在格律。由于格律严格,没有深厚的功底,很难做好格律诗,出彩则尤其不易。严格的格律束缚诗思,这就限制了传统诗的发展。于是,人们想到出新。新文化运动以来,许多人在为创新中国特色的新体诗不懈地努力着。贺敬之有新古体,丁芒有自由曲,袁第锐有曲子词,霍松林有自由词,等等,这些摸索为新体诗走向成熟提供了很好的经验。但真正成熟起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笔者之见,各种诗体协同发展也许是将来最好的方向。应该会有一个日渐成熟的新主体,但这个新主体取代不了已经成熟的另一些主体。几千年来,我们的先人在各个不同时期也创新出了一些主体,但不得不包容其他诗体。格律(近体)诗出现后,古体诗并没有被消灭。宋词和元曲盛行之时,格律诗之花仍在盛开。新诗出现后,“旧诗”并没有被打倒。毛泽东说:“旧体诗要发展,要改造,一万年也打不到。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风尚。”他还说:“将来趋势,很可能从民歌中吸引养料和形式,发展成为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按照毛泽东的思路,我们真应该好好学习和研究来自民歌的歌行体。歌行体的发扬,或从歌行体中吸取养料发展新体诗,肯定会有许多益处。


     二0一四年十月十一日于北京西溪书屋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马国超
马国超 马国超回族,海军少将,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委员,...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