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将军文化 > 文章

四去西安碑林 ·木人

信息来源:中国将军书画网  作者:中国将军书画网  查看数:1459  添加时间:2013年10月10日

碑林是一座文化灿烂的艺术宝库,无论是哪一座碑林都皆为此,只是因历史时代的久远与近现,收藏的文物珍贵和历史价值不同而已。

 

碑林的书法艺术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智慧,反映了我国书法艺术的精美。参观者在这里可以看到各个历史时期书法艺术大师高超的艺术造诣,即使是当今建造的碑林,也能看到当今书法名家们精彩的笔墨艺术,也一定能对你学习和欣赏书法起到一定影响。

 

碑林的作用是广泛多样的,最常见的作用有两种,一是让人们参观、欣赏。书法爱好者从中可以领悟到书法大家们的书写形式和运笔技巧,体察他们书法整体布局和章法变化,从中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和技法。二是为专家们研究不同时代的社会风俗、生活习惯、美术工艺等提供有价值的资料。

我曾多次去过西安碑林,不仅是游览,重要的是欣赏学习古代名家的书法,受益匪浅。西安碑林名扬中外,名不虚传。这里保存着中国历代碑刻艺术,呈现了丰富多彩的风格和形式,凝聚着古代许多艺术大师的心血和才华,其书法艺术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从书体上说,篆、隶、正、 行、草,各种书体都有,可以说各具风采,琳琅满目,使我大饱眼福。这里的秦篆以李斯写的《峰山刻石》为代表,乃是秦代标准书体。隶书代表作品有《苍颉庙碑》、《曹全碑》等。楷书碑最多,像欧阳询书写的《皇甫诞碑》,欧阳通书写的《道因法师碑》,虞世南书写的《孔子庙堂碑》,褚遂良书写的《同州三藏圣教序碑》,颜真卿书写的《多宝塔碑》、《颜勤礼碑》,柳公权书写的《玄秘塔碑》等应有尽有。行书作品有怀仁集王羲之字刻成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大雅集王羲之字刻成的《兴福寺碑》元代赵孟頫写的《游天冠山诗》,明代董其昌写的《秫陵旅舍送章生诗》,清代康熙(玄烨)临米芾的《赐吴赫书》、林则徐书《游华山诗》等等都是行书中的珍品。宋徽宗瘦金体也有几块。草书作品如王羲之、王献之、张芝、索靖、怀素、王铎等大名家的作品都有,还有于佑任的标准草书的代表作《正气歌》等。

 

我第一次到西安碑林,是随总部工作组在西安调研利用工作之余去游览的,在当地战友的陪同下只是概略的走走看看,没有专门的目标,只是游览。因为碑林范围大,藏碑多,走马观花的看看,也没看完,不少展室连走都没有走到。第一次游览使我产生了一种浓浓兴趣。一是这么大的碑林从来没见过,它的宏伟震撼了我,想再次来西安看看。二是我喜爱二王的字,正在临习王羲之的字帖,这里王羲之的字很多,无论是行书还是草书都是很有名的。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抽点时间专门来碑林细细看看王羲之的几块碑。

 

第二次到西安碑林,是1980年初夏。我在碑林转了好一阵子相中了王羲之的《三藏圣教序》和《兴福寺残碑》,这两块碑都是和尚集的王羲之行书字。据说,一向被历代书法家所喜爱,被书法爱好者作为临写范本。我定下心来仔细观看。《三藏圣教序碑》是唐太宗李世民为唐僧翻译佛经作的序文,共刻30行,每行刻字数在83、 84、 85不等,有的短行字数比较少。碑头上刻有7尊佛像。字是怀仁和尚从王羲之遗墨中选出来的,字字独立,秀劲挺拔。虽是集字,但分行布白,笔意俱在,从头至尾,神融笔畅,好似一气写成。《兴福寺残碑》只是下半截的,上半截不知去向,据说是大雅和尚集王羲之字刻成的,原立在长安兴福寺,故称“兴福寺碑”。从残碑上看有35行字。以我所见,此碑上的字迹要比《三藏圣教序碑》的字迹排列的更好,更美。对此两碑,我认认真真的看,反反复复的临,百看不厌。我观其形,看其用笔走势,越看越感到王字的秀美大方,舒畅流利,笔势飘若游云,娇若惊龙。我被这两块碑上的字迷恋了,看了又看,观之入神,舍之于心,情不自禁地席地而坐,对照碑上的字在我手心上,大腿上比比划划,一遍又一遍,似乎有不学会几个字不回家的劲儿。每读懂一个字,比划顺手时,心里总有一股热乎乎的说不清的那种兴奋滋味。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还不觉得疲倦。真是“乐在其中了”。的确,这次来碑林收获匪浅,我把碑上的字用照相机照了下来,回到北京送照相馆冲洗,对着照片又反复临习。心中赞赏两位和尚为后人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1982年初秋,我第三次来到西安,照例挤出半天时间到碑林观赏。这次除重温王羲之的行书碑刻之外,还仔细的观看了怀素草书碑,对《怀素草书千字文》产生了兴趣,便停下来仔细观看。此碑为长方形,大小如四尺宣纸横放共2块,均为两面刻。正面分上下两段,每段70多行,每行七八个字。以狂草书就,通碑看去如雪片飞舞,我基本上认不出几个字,由于爱好,就使劲看,使劲认,使劲欣赏,想从中学点什么。看着看着,终于认出了几个字,如“云腾致雨、露结为霜”,“知过必改、得到莫忘”,“落叶飘飘”,再如“骧”、“啸”、“极”、“听”几个单字,既草又很漂亮,也很适合我的手法,于是我就抓住不放,眼睛使劲盯着它,一个字一个字观察临摹。我用事先准备好的铅笔在本子上记了下来。回到家后又反复临帖练习,直到相似为止。

 

1986年5月,我借下部队调查研究工作之隙,又独自到西安碑林参观。又重访王羲之的那两块碑,感到格外亲切,格外有精神。因为那时我已经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走进了书法家队伍。这个进步不能说与这两块碑无多大关系,而是关系很大,因为学王字,上了“道”,得了“法”。我的作品能入选展览了。我在碑前下意识的低下头,默默的向碑致谢……

 

碑林实在太好了,它留给后人的财富太多了,它为广大书法爱好者提供了丰富的食粮,让无数书法家在这里感到欣慰,让人民群众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具大魅力而自豪。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马国超
马国超 马国超回族,海军少将,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委员,...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