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将军文化 > 文章

得失寸心知·赵金光

信息来源:中国将军书画网  作者:中国将军书画网  查看数:3809  添加时间:2013年10月10日

前几天,为了我的那篇谈诗味的短文,去向诗词大家刘征先生请教,在鹫峰山下他的书屋中,我们谈了许多。谈到作诗填词,老人家吟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说这是老杜的句子,他说这两句写得真好啊!诗文是传之久远的盛事,个中得失、个中滋味,诗人自己的理解感知最为明白。他说,你的一些诗,写得很有味道,有机会可以写篇文章谈谈你在诗词路上的感知啊!

 

我的诗词之路,从创作来感悟杜子美的“得失寸心知”,细想来还真有些话想说。

吾少也幸,遇到几位古诗文方面的饱学之士。我的启蒙老师何正国就有一肚子诗文,遇上他是我的缘。刚上学的时候,他就引导我读古诗文背古诗文。也许我有几分诗文方面的天赋,读起来竟有了瘾头,背起来并不觉得有许多吃力。之后便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写诗,有些玩耍的情节进入到早期的创作中。

老屋西边有一条山溪,夏天的时候,儿时的我常常到溪边去纳凉,躺在自制的稻草绳床上,捧书野读,吟成过《纳凉》一首:“鱼戏清溪百草香,一林翠竹午风凉。结床高枕拥书卧,倦眼西风送夕阳。”这首诗曾得到一些文学大家的称赞。散文大家卞毓方在序《西溪九集》中,对这首诗给予好评。诗词学大家林从龙先生更对这首诗给予点评:“前三句意趣盎然,后一句出人意料,得法得体。”对于我来说,这实在就是儿时玩耍情节的一次诗意记录。

有了诗词的爱好,接下来便痴痴地走进诗中,遇到一些有诗意的情节便会凑几句。放牛,有《归牧》:“夕阳西下牧牛归,一路悠悠短笛飞。稚子邀观蛩战苦,手携新月叩柴扉。”打柴,有《荷薪读》:“湿柴压得两肩酸,山路崎岖行路难。喘读诗书君莫笑,古来才子是痴癫。”在双河读中学时,学校附近的山下有两条河,一条名东河,一条名西河,西河水冷,东河水温。涨水时波涛滚滚,曾跳入东河劈波斩浪,有《戏水东河》:“惊涛撩发少年狂,且共山风闹怒江。驾浪云端欣试胆,拨开鱼蟹探龙邦。”林从龙先生点评此诗时说:“有万里长江横渡”的气魄,刘征先生也喜爱此诗,他说:“一个欣字,何等气魄!”

我在少年从学时,历经许多艰辛。读于黄洋小学,条件不好,衣裳单薄不足以暖体,木窗破陋不足以御寒,时在困难期间,常常是饥肠辘辘。有诗《苦读黄洋》云:“山风吹雪入寒窗,怀抱烘笼读一堂。发奋已知勤学苦,三更难忍是饥肠。”小学上得苦,中学上得更苦。单说路途的苦,想起来就令人后怕。我所就读的双河中学,在米仓山深处,离我家住的黄洋虎儿圈,有九十里山路。由家去学校,往往是早行晚到,两头见黑。“百丈危崖连水阻,最难犹在,雨狂龙怒,浪急无桥渡。”(赵金光诗词选《青玉案·求学双河》)有一年夏天,一连数日下暴雨,河水猛涨,不能船渡,上学的路冲断了,为了能按期到校上课,选择了翻山越岭绕道上学。在风雨中攀爬了几日,所吃的苦真是苦不堪言。后以鹧鸪天填成一词:“家距双中隔数山,当年暴雨急如湍。洪涛肆断拖柴路,吼石狂惊觅食猿。  骑木渡,枕岩眠,饥吞野果渴吞泉。抱藤荡过狼嚎谷,也学阴平滚草毡。”现在的学生恐怕很难想到上学竟有这般的艰辛。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李太白《蜀道难》)何况在暴雨山洪中穿越蜀道!

 

     

     十五岁从军,紧张的军事训练完成后进军龙里山区打洞,进山时是有诗的。“烟迷鸟道老猿哀,梅雨一山生绿苔。千丈枯藤悬胆处,小兵背负木床来。”《进山》

进山后,住在一个叫猴子沟的地方,我忙于“参素问”,战友们忙于“锤钎掘”。进山不久,从广播和报纸知道山外暴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从传来的消息了解到,古体诗因属于旧体,不宜提倡。有一段时间里,我专心于岐黄之道,基本不写诗了,爱诗的痴情总是难以改掉,偶尔之间也会唱一句:“手提新月割疽痈”。巡医是日常工作之一,踏在黔东南山区的崎岖山路上,寻出过《山居》:“云迷荒岭欲何之,忆我巡医独对时。青嶂夜猿啼月古,家书无雁到山迟。”居住地周围连个小镇也没有,到县城有二十里山路要走,部队实行封闭式管理,白日里入眼是青山、峡谷、野溪和一山山浮野云烟,夜里是松吼猿啸,尤其期盼家书寄到。

对于诗,我是尤其看重诗味的。这可能是因为我受着陆机、钟嵘、刘勰、司徒空等等一些诗论家以诗味论诗的影响,司徒空甚至把能不能辨诗味作为懂不懂诗和有没有资格言诗的标准提出来。我以为没有味道的诗,吟咏如同嚼蜡,真是一点生趣也没有,这样的诗自然还是无诗的好。

人类为什么要唱歌作诗?美学家朱光潜在《诗论》中有一段话说:对于这个问题,众口同声回答:“诗歌是表现感情的。”接着他写道:“这句话也是中国历代论诗者的共同信条。”人的感情有喜怒忧思悲恐惊,用诗来表现这许多感情元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曾经在《闲来把卷说诗味》一文中说到诗之四味:情味、意味、趣味、韵味。

我的诗,也在这四味中摸索。

清代四川老乡张问陶,有《论诗十二绝句》,其中妙句纷纷:“敢为常语谈何易,百炼功纯始自然。” “模宋规唐徒自苦,古人已死不须争。”尤其最后那句:“天籁自鸣天趣足,好诗不过近人情。”写出了诗歌的灵魂。

 

           出生在川北汉王山下的一条叫西溪的山溪边,基因决定了我对这条孕育我的山溪的爱。一想到这条山溪,就会有许许多多的诗句拥我而来。我有一词《西江月》写到西溪:“两面青山入画,一条碧水腾欢。香云冉冉渡林峦,窈窕垂虹饮涧。   野笛悠悠漱玉,芳春夜夜鸣鹃。几家人住竹林边,月下松风试啭。”这首词语言朴实,但含着我深深的情。林从龙先生读出了我的一片深情,他点评道:“水墨图中,情犹醉也。清凉境外,心已超然。”对我儿时的生长地旺苍黄洋虎儿圈,我也有一腔深情。并以《西江月·虎儿圈》写到:“岭上鹃啼惊梦,田中蛙叫娱人。莺歌燕舞闹山村,风送稻香安枕。”

故乡,意味着什么?我以为,故乡是源头,故乡是根本。一个人孕育于母体,母亲吸着故乡的空气,喝着故乡的水,吃着故乡的食物,一个孩子既孕育于母体,又孕育于故乡。出生后,故乡的山水养育了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浸润着故乡的风情。贺知章八十七岁告老返回故乡越州永兴(浙江萧山)有“乡音无改鬓毛衰”之句,鬓毛虽已疏落,乡音却没有改去。乡音即便改去,乡情也难以改掉,因着这个“乡”字伴随着你的成长,已经印在你的脑子里,融化在你的血液里,甚至你的骨头都是在乡风中催化生长起来的,你的五藏六腑、你的神经、你的习惯,……都紧紧连着一个“乡”字,客居外地,你会思念这个连着“乡”字的许许多多的东西,会思念乡土、思念乡亲,家乡的风味,家乡的乡俗,家乡的山歌,直至那一口乡音。

 

开故乡后,我首次回到故乡,许许多多特殊的感觉冲击着我。我有《故乡行二首》,其一有“万里归来土亦香”的句子,这同杜子美的“月是故乡明”一样,虽是幻化出来的感觉,也的的确确是一种感觉的客观存在。

《故乡行》的另一首,是唱回到久别的故乡旺苍,“信步长街多喜色,相逢握手不言贫。”旺苍是一个贫困县,记忆中的旺苍,应该还处在贫困之中。但长街所见并不是一脸忧愁,人们面带喜色。亲友相见握手,不再是说的日子过得寒酸穷苦的话。家乡的脱贫,既是家乡人的希望,也是游子的希望。家乡的人们富了,对于有着浓浓乡情的我,是一种极大的欣慰。

还有亲情,也浓浓地融化在我的诗词中。少年从军,报国在外,不能在母亲膝前尽孝报答母亲的天高地厚之恩。哭别母亲后有一段时间里我夜夜难眠,曾以《感恩多》的词牌填词一首,遥祭母亲:“烛前流血泪,膝向西溪跪。谢娘千种恩,育儿辛。  操度贫家日子,苦心身,苦心身,暮暮朝朝,夏初忙到春。”

我有一些诗,写得很苦,曾经有一首《苦吟》诗,吟到我的吟诗之苦:“苦吟往往竟如痴,倒枕捶床夜半时。一句曾消三两肉,十年双鬓少青丝。”但是,从总体上来说,我不是孟郊一类的苦吟派诗人。孟郊在《夜感自遣》中说自己“夜学晓不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苦苦地写诗,就必然要道人所未道,刻意寻求新词句。心理的压抑、不平,使得他所追求的新的语言表现多带有冷涩、荒寞、枯槁的色彩和意味,从而尽可能把内心的愁哀刻划得入骨和惊耸人心。他视写诗为生命,“有文死更香,无文生亦腥。”(《吊卢殷》)“倚诗为活计,从古多无肥。诗饥老不怨,劳师泪霏霏。”(《送淡公》)我没有他那些哀愁、不平,读诗写诗只是一种业余爱好,用我喜爱的诗词这些文学形式表达我的情感和一些意趣追求。

从小生活在大山之中,行走于田园之间,我的诗剪辑着山水风光、田园情态,我不是超然物外,而是本来就生活在自然之中。虎儿圈乡居,天音倾耳,春天:“夜半千山响杜鹃,声声扰我拥春眠。”夏秋:“长夏蛙声连晓闹,九秋万树野蝉鸣。” 黄昏:“岭上情歌穿雾走,声声牧笛夕阳斜。”月下:“月下一声吆喝起,呼人来煮老鹰茶。”闲适冲淡,悠然自在。赋闲之后,我在亲友陪同下,来到米仓山中山居,“坐对一溪凉,且共斜阳。山风过树送清香。鸟唱蝉吟争醉我,曲曲悠扬。  岩景霭银光,十里新霜。品茶月下乐松篁。梦里三更重把酒,独放诗狂。”(《浪淘沙·米仓山山居》)我觉着我比陶渊明、谢灵运这些山水田园派诗人幸福。陶渊明刻意到庐山种菊,以求“采菊东篱下,悠然望南山。”为了这份闲适和超然,日子过得十足的艰难。一个读书人,靠躬耕本就难以养家糊口。陶渊明肚子饿的时候,只好加入丐帮。“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乞食》)饥饿所逼,不得不去乞食,但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该往何处去才是,走啊走,走到一处墟里,敲开门竟不知说什么,一派痛苦和惶遽!谢灵运出身豪门,他到山水田园间作诗,自然不会有陶渊明乞食的尴尬,但他的生活离山水田园太远,他是以其匠心模山范水、雕镂字句,历来诗家认为他的字句过于雕琢,描写冗长,用典、排偶不够自然。

   

(本文作者系原军需大学副校长)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张永金
张永金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金,字木人,194...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