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学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术研究

闲来把卷说诗味——赵金光

信息来源:将军书画网  作者:将军书画网  查看数:2134  添加时间:2013年8月1日

诗,作为一种文学形式,从古到今极受人们喜爱。诗的创作,古人可说是极尽心巧,押韵、对仗和符合起、承、转、合等基本要求外,尤其看重诗味。
欣赏一首格律诗,我们会看看诗的基本要求合不合规则,会看看这首诗是不是有违规乱法的情况。但是,对于古体诗和格律诗来说,更为诗论家看中的还应该是诗味。《列子·汤问》记载了一个余音绕梁的故事,说韩娥过雍门卖唱,歌声余音绕梁三日,经久不断。好的诗味,也能令人难以忘怀,回味无穷。
首开以味论诗的人,据载是西晋文学家陆机。他之后,刘勰、钟嵘、司徒空等文论家纷纷提出以味论诗高见,司徒空更认为能不能辨别诗味,是懂不懂诗和有没有资格言诗的一个重要标准,“趣味说”、“滋味说”等等文论纷纷出现。到北宋欧阳修《六一诗话》问世,以味论诗更见普遍。至元明清,以味论诗著作大放光彩。清代王士祯丰富和发展“神韵说”,认为诗歌创作的最高境界是超越语言之上的境界,要能够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像空间,营造一种余味无穷的深邃意境。“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善之善者也。”(《白石道人诗说》)毛泽东也十分看重诗味,他在《致臧克家等书》中写道:“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再则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
所谓诗味,指诗的情味、意味、趣味、韵味四味。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昔人论诗词,有景语情语之别。一切景语,皆情语也。”他告诉我们,诗词中景的表达是赋予了情感内涵的画面,写景意在言情。情,是诗的最主要要素。对一首好诗而言,脱离情味,就等于抽掉了诗的精髓,失掉了灵魂。没有情的诗是一具僵尸,穿再多花衣裳也不能让人动心。没有情的诗是一块朽木,既无生机可言,连品味的余地也没有。
杜甫有《月夜忆舍弟》,作于乾元二年,诗的题目是月夜,却先写边塞秋景:“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实实在在的一片凄凉景象。接下来再写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融入了作者的感情,以幻作真,让读者读出了作者感物伤怀的浓浓思乡之情。
一个由家乡的水土养大的人,乡土这个东西已融化到血液中,随血液流布全身,深深印刻在脑子里,留下一个个记忆。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一草一木都会激活脑子中的记忆点,从而唤起他全身的应激反应,会心跳加快,心神愉悦。杜工部的“月是故乡明”,虽是由乡情幻化出的一种主观体念。作为一个研究人体生理病理变化的医道中人,我知道,这也是一种由乡土、乡情造就、培育出的生理改变。我十五岁离开故乡,走南到北几十年,一想到家乡的酸水豆花、一想到妈妈手制的那些乡土小菜就生出许多思念并出现口生津液的客观反应。久别归来,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万里归来土亦香”。(赵金光诗词选《故乡行》)这同老杜的“月是故乡明”一样,与其说是幻觉,实在也是由浓浓乡情生出的一种真实的主体感觉。
爱情之情,历来是诗人咏唱的主题,古往今来诗人们唱出了许许多多多缠缠绵绵的佳句名篇。《诗经·王风·采葛》中有:“一日不见,如三秋也。”道出了思念之殷殷,欲见之切切。汉代秦嘉有《赠妇诗》:“省书情凄怆,临饭不能食。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长夜不能眠,伏枕独辗转。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有些近于癫狂了:夜不能眠,辗转反侧,一千遍长吁短叹,一万遍捣枕捶床。唐人李商隐的爱情诗情味犹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语道破心有灵犀的爱情反应,语惊千古。他的另一首《无题》诗,一开始唱:“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两个“难”字,说出了人生聚散,见之不易,别犹难舍。到颔联,笔力所聚,更见精彩:“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自缚,满腹情丝,生为尽吐。蜡烛自煎,热泪长流,流之既干,身已成灰。上句缠绵,下句沉痛。爱情至深,生死与共,话说到此处,比之海枯石烂之妄语,更来得实际动人。
意味,意者,意思、心愿也。诗必得立意,这是诗的主题,是诗人思想境界的寄托。王夫之《薑斋诗话》中说:“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亦指出:“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太修饰也是好的。” 
古代诗人,往往通过托物言志来表达诗的意味。这个诗言志,古人十分看重,古代文论家对诗的本质特征的认识也立足此处。《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赵文子对叔向就说到“诗以言志”。《尚书·尧典》中记舜的话有:“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庄子·天下篇》和《荀子·儒效》也说到诗以言志。“志”,《说文》训为“志者,心之所之也。”郑玄称“诗所以言人之志,意也。”“意”即怀抱、追求等。
既然是诗以言志,表现诗人的精神活动,在立意上有几点是共同认可的:一是立意高远。“故始于意格,成于字句。句意欲深,句调欲清、欲古、欲和、是为作者。”(姜夔《白石道人诗说》)二是气象雄浑。沈德潜在评杜甫诗《登楼》时说:“气象雄伟,笼盖宇宙,此杜诗之最上者。”(《唐诗别裁》)三是立意合礼清爽、避腐避俗。孔子论诗主张“思无邪”,“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姜夔《白雨斋词论》中主张:“作诗作词,不可有腐儒气,不可有俗人气。” 生在当今之时,还应反映诗人听到的时代旋律,表达自身生命的现实体验。笔墨随时代,是出新意不可或缺的。苕溪渔隐云:“学诗若循习陈言,窥摹旧作而不能自出新意,亦何以名家。”四是立意贵曲。古人有“文似看山不喜平”的说法,诗意亦主张婉曲。唐人司空图《诗品》中有一段关于诗之委曲的话说:“登彼太行,翠绕羊肠。杳霭流玉,悠悠花香。力之于时,声之于羌。似往已回,如幽匪藏。水理漩洑,鹏风翱翔。道不自器,与之圆方。”如登太行山羊肠小道,绿翠围绕而幽深曲折。又如悠远而弯曲的流水,弥漫着恍惚迷离的雾气,散发出各种各样诱人的花香。“似往已回,如幽匪藏。”我们品味香兰的味道,不正是这种感觉么!那香味仿佛飘离了你,却又一直不离不弃地缭绕着你。
古人是颇看重人品清高的。唐人虞世南有一首托物寓意的小诗《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第一句融合了“贵”和“清”,第二句着一“疏”字,更见梧桐枝干高健挺拔。三四句以点睛之笔写出了立身高洁之人,不需要某种外在的凭藉,自能声名远播。在旧时腐败的官场有这一番自白,自会赢得心理清静。陶渊明的《饮酒》诗第五首云:“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写他归田后的怡然自得,寄意高远、超然出尘,历来为诗论家推崇。苏东坡对“采菊”、“悠然”两句颇为称道:“采菊之次,偶然见山,初不用意,而境与意会,故可喜也。”宋李公焕《笺注陶渊明集》引艮斋语,说此诗“洗尽古今尘俗气。”
《水经注·江水二》中写道:“绝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此处趣味作情趣解。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在《诗论》中说过一段话:“诗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与玩索,无情趣不能有诗。”我们且取陶潜《归去来辞》中的:“园日涉以成趣”之乐趣意,来看看古人诗中的趣味。
唐代贺知章天宝三年辞官返乡,一路行来,心中颇多感慨:少小离家,风华正茂,于今归来,鬓毛疏落。“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接下来他写道:“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家乡的儿童不认识这位鬓毛疏落的老人了,一个心里装着山亲、水亲、人亲心态的人,在儿童面前却得不到认可,这本是一种自然现象,但是诗人心里接受不了,重重的一击引他生无限感慨。诗人高妙,虽写悲情,却借欢乐场面表现。读者从儿童问话这一富于生活情趣的场面中,既为久客伤老之情所感染,又为儿童笑问这一饶有情趣的生活场景所打动。
苏东坡是个颇多智慧又颇多谐趣之人,刘熙载《艺概·诗概》更有“东坡长于趣”的评语。我们读东坡的诗,诗中之趣往往涌人而来。一首海棠诗,“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两句,让人“颇觉村园便成趣”。他一生多遭打击,但乐观情趣不改。元丰二年因文字获罪被捕入狱,出狱后被谪为黄州副团练使,初到黄州便有诗云:“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口忙”,一语双关,既指因言事得罪被谪,又借此引出“鱼美”、“笋香”。虽是发牢骚,但寓牢骚于诙谐,既自遣怨情,又见艺术表达的高明,令人叫绝。政敌章惇们一直不放过他,给他制造了无尽的苦头,欲摧垮他的精神,他被再遭贬谪至广东惠州。此时的苏东坡已是年近六旬的老人,在妻儿的陪同下经水路陆路,穿越遥远而危险的大庾岭到达惠州,置身“食无肉,居无室,病无药,出无友”的尴尬境地。他豪放诗人的性格一如既往,借岭南的清风一扫胸中的尘思俗念,以幽默和风趣,来纵笔他的悠然: “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宋人曾季狸《艇斋诗话》记载,“春睡美”的悠然,引起政敌章惇们的暴怒和血压升高。章惇们容不下他的这份悠然,怒而将其远谪海南岛。杨万里也是富趣之人,他有《稚子弄冰》,诗云:“稚子金盆脱晓冰,彩丝穿取当银铮。敲成玉磬穿林响,忽作玻瓈碎地声。”虽是童趣,颇令人玩味。还有世传清人郑板桥那首夜送盗贼的诗也写得十足的风趣:“细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出门休惊黄尾犬,越墙莫损兰花盆。天寒不及披衣送,收拾雄心重作人!”
来说说韵味。韵字的本意,是指和谐的声音。朱光潜说:“诗是一种音乐,也是一种语言。音乐只有纯形式的节奏,没有语言的节奏,诗则兼而有之。”作为中国古代诗学的重要范畴的韵味,,可以说是以乐和诗、以味喻诗传统的美学总结。诗之美,首先体现在音乐美上。我们在阅读或朗诵一首诗时,感觉不到音乐美的存在,自然会想到这首诗韵味的缺失或韵味不足。
诗的韵味不局限于在音律上,它的韵味就形成而言是情、景、音的交融,这种音、画交融的画面,让读者心灵歆享,品味再三。
先说诗的“音”。
自古以来诗歌就注重用韵,收在我国汉族文学史上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的诗,几乎都是押韵的。尽管那时还不讲四声,也没有韵书,但在实践中已懂得音韵的运用了。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等等,都是押韵的。诗之用韵,有便于记忆的好处,但最主要的还是使诗歌的音乐性增强,节奏更加鲜明、更加和谐,吟诵起来令人琅琅上口、铿锵悦耳,悦己娱人。古人规定了许多押韵的方法,我们要作古诗只好老老实实的按规矩去作。一首好诗,在音韵上的要求自然首先是声音和谐。
按词典解释,韵字除有“和谐声音”的释义外,还有“气派、风度”、“风雅”的释义。
气派的基本含义是指气势、气概。诗歌繁荣高峰唐代诗人的诗,一扫六朝的沉闷,奋发昂扬的气氛扑人而来。许多诗,磅礴气势充盈其中,让人心为之激荡。“天生我材必有用”(李白《将进酒》),表现了生活的强烈自信。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洗绮罗香泽,摆脱纤弱缠绵,浩然之气传达了抱奇怀才志士的人格。王维的“一剑曾当百万师”,气势更见惊人。我们眼前仿佛有一员将军跃马奋剑,带领威武之师,以雷霆万钧的气势,追风逐日而去,敌人纷纷溃逃。“七绝圣手”王昌龄应该是一位军旅诗人,他创作了许多边塞名篇,《从军行》之四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诗句,雄壮有力,写出了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志逼青云,风生气魄。我们读一些将军诗人的诗,犹见气势雄伟。民族英雄岳鹏举有《题青泥市寺壁》诗云:“雄气堂堂贯斗牛,誓将贞洁报君仇。斩除顽恶还车驾,不问登台万户侯。”公元一一三三年,岳鹏举挥师北伐,兵过新淦题寺壁明志。第一句喷射而出,道出一腔英雄之气直冲霄汉。接着的誓报君仇、斩除顽恶,鞍马征战,勇往直前,收复失地,雪靖康之耻,也见十足的大气。最后一句,进一步展示了将军“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高尚的人生追求。全诗豪气流贯,激昂壮烈,具鲜明的个性和强烈的感染力。
少年时,我在川北旺苍双河中学读书。学校下有两条河流奔腾而去,一是东河,一是西河。西河水冷,东河水暖,常常去东河戏水。曾在涨水之时,跃入一浪抛云、众浪翻空的浪涛之中,吟出一诗来:“惊涛撩发少年狂,且共山风闹怒江。驾浪云端欣试胆,拨开鱼蟹探龙邦。”诗学大家刘征和林从龙先生都对这首诗给予好评,声音和谐之外,两位先生尤其看中这首诗的气势。对我来说,这其实是用韵音韵味唱少年戏水的玩兴。

       2013.7.23
     于北京西溪书屋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张永金
张永金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金,字木人,194...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