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摄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将军文化 > 摄影

五位将军精彩的摄影故事

信息来源:将军书画网  作者:将军书画   查看数:1975  添加时间:2011年8月4日

        五位将军谈到摄影时总是眼神专注,无限向往。他们的相机被他们珍而重之。而他们的摄影故事讲到最后却总是被他们一笑置之。他们是爱上摄影的将军们,他们同样在摄影的战场上纵横驰骋。越是军营里走出的汉子,越懂得藏在方寸之间的天地造化。

五位将军的摄影故事
 程宝山: 它是相机,但更像枪
指尖碰到快门时,金属质的兴奋感会像电流一样穿过全身。这种感觉就像扣动扳机时瞬间的兴奋与颤栗。将军们拿起相机,原来就像士兵拿起枪一样自然。

程宝山,二炮原副政治委员,中将军衔,火箭兵摄影协会会长。

凌晨三点半,起床,检查背包。凌晨四点,到达拍摄场地,寻找最佳拍摄地点。凌晨五点,拍摄完毕,离开。

谁说画家外出写生时是起来最早的人?事实是,当画家们赶到写生地点的时候,拍摄日出的程宝山往往已经离开。你们谁可以说出每天日出的准确时间?程宝山就可以。成立摄影协会是二炮热爱摄影的老干部们多年来的一个心愿,这个心愿在2009年终于在程宝山的牵头下成立了,它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火箭兵摄影协会。这里成为了程宝山的新战场,而当年战友则都已经变成影友。

火箭兵摄影协会曾经组织多次摄影展,而其中让程宝山记忆犹新的一次,是他遇到一个年轻人在翻拍他们的每幅作品,他走过去询问原因,年轻人回答他,他是一个四川幼儿教师,他要把每一个照片全都拍摄下来,带回去教育孩子,要在他们小时候就对他们进行国防教育,让他们为祖国有这样的导弹部队而自豪。程宝山就是来自于这支著名的导弹部队,这些照片就是他所拍摄的。他凝视着展览现场,发觉即使他已经退伍,肩上的担子也并不轻松。因为他已经选择了摄影。

在摄影的方式上,程宝山与他的几位“战友”有着最明显的区别:他只用数码相机拍摄,而不用胶片相机。程宝山喜欢听快门的声音,如果几天听不到快门的声音,他会举起相机,像打靶一样隔空按几张——单纯为了听到快门声。他拿起相机的姿态让人联想到他正在端着一支枪,透过取景器瞄准,按下快门,猎取某个瞬间的预定效果。这种无形的协调感,非常符合他雷厉风行的作风。谈到摄影经历,程宝山指着一张他在新疆野马基地考察时拍到的照片为我们讲诉了它的故事。

那是他曾经匍匐在野马奔行的路线上,在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中对同行人员笑着说,你们等等我,很快就拍好了。同行人员不敢错眼地盯住他,又分出一道视线去看越来越近的野马群。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只有程宝山按在快门上的的手依旧稳如泰山。其实也并不是程宝山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只是他确定自己不会满足于远距离拍摄静止的野马,他无法说服自己去放弃一张他所渴望的照片。

一秒钟,像一个世纪般悠远,刻成一幅万马奔腾的照片。

程宝山经常会说“摄影这个爱好可以,但是不可以太痴迷啊!”殊不知,在许多人眼里,他已经是地地道道的痴迷者了。

王本志:该记住的事情太多
王本志经常在大雪中等待雾凇的形成。冷风的狰狞、松树的不屈在这方寸之间静默地上演。他享受这样的等待,因为它能带来思考。

在许多人眼里看来艰苦的地方,王本志会一次次地过去,反复拍摄那里的风光、民俗,而虽然去过多次,他却认为每次再去都会有新的感触。滤去对一个地方的新鲜感之后,除了看得见的风景外,他有更多空间去思考更多看不见的东西。

多年的军旅生活磨练了王本志的意志和体格,他总会为了拍摄而做出一些常人无法坚持的举动,比如为了拍摄一张属于黄山的雾凇,他在暴雪中守候一棵松树四个小时,从开始下雪一直等到雪在松针上结晶成冰。而在东北生活的十余年里,王本志也会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松花江边,为了拍摄一颗雾凇而站在过膝的大雪中等待。

这样的毅力和体格,连许多专业摄影师都望尘莫及。王本志说,不止是摄影,只要是自己愿意做的,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任何艰苦的跋涉与痛楚都有意义。

退休前,王本志最后一次去拍摄火箭升空。即使多年过去,我们仍然能够感到其中饱含的深情。赤红的夕阳下,依旧忙碌的官兵和火箭一起留下了黑色的剪影,铭刻在他的记忆中。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景观在消失,他每每翻看以前的照片,看到那些再也看不到的景观总会很感慨。对他来说,照片的意义之一是历史的记载。而如何才能避免对过往的遗忘,却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高增福: 钟爱才衷心
高增福总是笑盈盈地侧头倾听我的问题,然后身体前倾,用很快的语速回答,我断定他是个行动派。在他生活多年的西北高原,动辄就是几百公里的路程,的确需要速度。他为此特意买了一辆越野车,与他一起在广袤天地中纵横。高原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他,而摄影成为了高增福与自然环境之间另一种交流方式。只是偶尔也有英雄孤单的感触。

妻子首先加入到了他的拍摄中,但却跟不上他的速度,连续的身体不适,让高增福心疼地不忍心再继续拍。但妻子却主动要求继续陪他拍摄,久而久之,也练就了极高的身体素质,成为了高增福身边可以与之并肩驰骋的伙伴。为了尽孝,高增福的女儿第二个加入摄影小队。后来他们的摄影小队又多了一个成员,奔着帮女儿拎包来的女婿。

一辆越野车载着一家四口,一起颠簸于大西北的荒芜之地。每个人的心中却都是满满的幸福。也许在不久之后,这个摄影小队还会再有家庭第三代成员的加入,那个时候这辆四座的越野车可就装不下这一家人了。高增福哈哈一笑,到时候再说吧。

王晓予:哪有什么奇遇记
王晓予总是感叹,在北京的繁忙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去拍摄。他的大部分摄影作品都是从前在西北戈壁中拍到的,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广阔和澄清的天空,这些在北京真的很难看到。

王晓予一再对我说“请坐、请坐”,自己却一直站着为我讲诉他的每幅照片。他的照片都被精心地放在专门的袋子里,他很大方地说“你就随便看看吧”,自己却很小心地拆开每个口袋,按照不同的题材向我展示这些作品。他一边往外拿,一边颇为得意地告诉我,为了作品输出,他还特意去买了一台专业的爱普生打印机。

王晓予,二炮装备部副总工程师,技术少将军衔

“你有没有见过矩形的太阳?”,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王晓予已经为我展开了他最得意的一组作品,那是由于大气折射而呈现矩形的太阳。王晓予偶然在西北荒漠中发现了这一独特的景色,于是便开始“惦记”上了,日出之前,他就带着相机跑到固定的地点,每天拍一幅照片。为此他特意去问过气象台的老专家们,没有人能够确切地解释清楚这一现象,这使这些照片更显得弥足珍贵。在王晓予拍摄的大量风光题材照片中,它们统一有着干净辽阔的背景和丰富的纹理细节,云的纹路、沙漠的沟壑往往成为他重要的构图要素。大部分人很难想象戈壁滩上也可以有铺满取景器的落叶林、刺目的阳光下也可以有带着薄冰的雾凇、硕大的太阳也可以是矩形的。这些景象不是没有,只是存在的时间过于短暂。很多人看到王晓予的作品时甚至会觉得他经历了一场奇遇。而事实是,如果你下足功课研究气候、地理,反复寻觅、不断拍摄,寻找突破,你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奇遇”。

王晓予有时候拍得兴起,还会赋一首小诗,但在要求背诵的时候,他却挠挠头笑笑,“还真背不下来了”。对于所有的赞美,王晓予只用一句话作为回答:“可能技术人员比较认真吧”。

这几年在北京,由于工作忙碌,王晓予出去拍摄的机会少了,与家人的相处倒是多了。
当年从军的时候,王晓予怀揣着由零零散散一元两元凑起来的盘缠,到了条件最艰苦的某部队修建铁路。也许对于家庭的向往在那时就已经形成,王晓予如今在对待家人的问题上格外包容。妻子在家里养了五只猫,更在楼下喂养了十几只流浪猫。猫毛、爪印有时甚至会印到他的公文包上,他也只是无奈地付之一笑。现在的王晓予每一次出差时都会带上相机,准备随时“捏”两张。在他的影响下,他身边很多官兵也开始爱好摄影,很多人向他求教摄影技巧,于是他就直接拎上小黑板,给大家开了课。只要愿意听,他都认认真真地拿着自己的作品为大家讲解。有时朋友们问他该买个什么相机,他还会为朋友出谋划策,甚至一本正经地算起预算来。

何庆栋:谁让我神魂颠倒
我们在具体问题上投入的时间越多,分给抽象问题的思考时间就越少,而有些人却在刻意地放慢自己的步伐,从而获得更多感悟。这也是他被几位将军公推为“最具艺术气质”的原因。
何庆栋,二炮某部原副政委,少将军衔。

从刚开始为了部队需要而学习摄影,到现在脱下戎装四处拍摄,相机已经伴随何庆栋走过数十年岁月。而这数十年来,不管相机类型衍生了多少种,近年来数码相机如何风靡,他一直执着地使用着胶片相机。何庆栋享受得到的结果,更享受为了得到结果前的付出过程。

在何庆栋看来,摄影不仅仅是对瞬间的捕捉,更是一场与自己的对话,通过这种对话,他得以更加了解自己的内心。何庆栋总说,没有感觉是最痛苦的事情。有时他拍了几大卷胶卷也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作品,他在这一段时间甚至都会不开心。相反,如果是拍到了满意的作品,他则会喜上眉梢。有一次他为了拍村落中早饭时候升起的炊烟,天没亮就出发,在山上架起机器做准备工作,终于在日出的时候捕捉到村落的炊烟袅袅。而在忘情的创作一天之后他却总觉得忘了什么事,直到听到司机小声嘀咕说“还没吃饭呢”,他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哈哈一笑,他拍拍已经满载而归的相机,仿佛老朋友间亲昵的玩笑:都是因为你啊!

他曾经在火箭升空的时候跑到清场范围内架起相机准备拍摄,工作人员过来劝他,他也不走,还执着地解释说我这个方向不是火箭要飞的方向,你要相信我们的火箭是不会出事故的。看着身边的人提心
吊胆的样子,他还要求他们离自己远一点,不要影响自己的拍摄。后来的何庆栋被组织狠狠地教育了一遍,做了多年的政委,却需要别人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可见何庆栋对摄影的感情是多么“冥顽不灵”。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张永金
张永金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金,字木人,194...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