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返回首页 | 研究院介绍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分享到:
相关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相关动态

2012年艺术批评家眼中的圈内“金酸梅”

查看数:2083  添加时间:2013年2月22日

2013年02月22日10:45    来源:中国经济网 

    美国电影界有一个著名的“金酸梅”奖,每年颁发给备受劣评的电影。而在蛇年开年,成都商报艺周版约访了国内艺术圈的著名批评家,做了一件与之类似却不尽相同的事情———说它类似,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文化艺术报道总是对各种艺术展览、艺术家充满溢美之词,却难以让艺术批评家发声,我们希望能为所有人呈现艺术的两面,敢于批评假丑恶;说它不同,是因为批评只是手段并非目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著名艺术批评家之口,来反思中国艺术圈特别是当代艺术圈的现状。我们希望,中国的艺术能够在理性的批评声中,大步向前。
     作为艺术批评家,总是艺术圈内最常发言、最敢于说话、最善于进行专业观察的一群人,但因为题材相对敏感,在成都商报记者进行群访和约稿的过程中,十余名国内著名艺术批评家中仅仅有不到一半的人愿意公开对此发言。然而,无论说与不说,都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事实,沉默,也成为了中国艺术圈现状的一种呈现。
     最终,有五位艺术批评家犀利发声,还有一位艺术批评家亲自撰文,他写道:2012年是当代艺术圈青黄不接的一年。
        谨以这组文章,献给中国艺术圈。

欢迎对号入座。

艺术批评家同题问答

1、您觉得2012年或者目前艺术圈(国内和国外)最差、最糟糕(或者最不能忍受)的作品或者一件事,甚至一种现象是什么?

2、为何觉得它糟糕?对艺术圈产生了哪些影响?

3、艺术该何去何从,艺术圈如何能变得更好?

4、请您向艺术圈提一个一直困惑您的问题或者您最想问的问题。

陈默[微博]:

最糟糕的是新疆双年展

1、我觉得2012年国内艺术圈最糟糕的一件事是新疆双年展,在业内影响很糟糕。

2、该“双年展”没有按照基本的学术原则行事,展览搞得不伦不类,成了大杂烩。辱没了双年展的学术尊严。在这样的展览中,应该把学者放在前面。在展览上,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许多著名的艺术家被拉去垫背。我曾参加过2011年的成都双年展,成都在这方面要做得好得多,尊重了策展人的学术权力,遵循的是国际策展人原则。

3、今年自然是去年的延续,不仅是时间概念,也包括社会的、人文的、艺术的。

4、在艺术与社会、产业发展的可能性中,是优先尊重艺术,还是以尊重其他优先?

管郁达:

艺术家怕失去得到的东西

1、网络上那些无休止的谩骂。

2、这些年,像微博这样的平台给了人们表达意见的机会,有些人把网络这种公共平台当成泄私愤的地方,攻击某一个地区画派艺术家等等。这是去年我对于中国的当代艺术感到很失望的一点。

3、中国当代艺术这20年,在硬件方面有了发展,比如拍卖、市场等等,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多更有意思的艺术家。会更好吗?可能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只是希望它不太坏就行了。好具体是什么?是艺术品价格上涨?还是艺术市场的虚假繁荣?

4、前段时间,我在微博上发了一组老一辈艺术家的照片,我觉得那种美,那种朴素,是现在这种快节奏的时代已经消失的。我觉得这个时代太快,有的东西慢不下来了。艺术,就是要创造一种有尊严的生活方式。我一直搞不懂,现在的人什么都有,也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艺术品,而在20多年前,物质没有现在这么好,但那却是一个艺术的黄金时代。我越来越觉得,现在的艺术家怕失去得到的东西。西方一些国家的生活水平很高,物质并未影响他们的创造力。这是我的一个困惑。

闻松:

很多研究者和评论家失语

1、2012年,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资本、操守和原创。

2、可以这样具体阐述:第一,资本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进入当代艺术圈,并且掌握话语权,主导了艺术家的创作动力和方向,也导致了很多研究者和评论家失语。第二,学术操守。当下,大多数当代艺术研究者和批评家限于眼力或者利益关系,不能对当代艺术内在现象发出对这个时代负责任的话语,更有甚者成为了资本炒作的帮凶,这是让人遗憾的一件事。目前,艺术圈只有极少的批评家才能发出正义的声音,这跟许多批评家与利益挂钩有关系。第三,国内当代艺术原创性太少,最近几年一些艺术家出国看展览、买国内没有出版的书籍、接触国外最新的艺术,然后带回国内进行一些变动甚至山寨。

3、现在的国内艺术圈,如果有实质性的大突破是不太现实的,艺术圈应该多一点理想主义和深入研究的精神。在这个年代,不是靠情感的发泄,靠生猛的形态以及取媚资本市场的行画甚至装疯卖傻就能在美术史上留下一些痕迹,这是要和思维结合的时代。艺术圈的好与坏最终要归结到作品。

4、 趋利虽然是一种人性本能,但是无论是艺术家还是批评家都应该以足够强大的一种张力来摆脱这样一种浅薄,所以,我们能不能最大限度地摆脱趋利的势态?历史早已证明,杰出的艺术家总是能够以足够强大的精神张力和实践能力摆脱浅薄与媚俗,释放出人性的魅力和创造力。

宋永进:

低俗化公共艺术误导大众审美

1、过去这一年,公共艺术这个话题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低俗化现象成为许多公共雕塑为人诟病的对象。不仅网友们选出了最丑十大雕塑、最丑十大建筑,还有一些散落在我们生活区域内的大型物体,让人瞠目结舌。比如说,江苏省苏州的“东方之门”,人称“低腰秋裤楼”,虽然不能完全说是“低俗”,但多少都有这方面的倾向。还有云南的“嘉定通宝”钱币雕塑,去年我刚好去那边采访画画,就看到了,铜钱孔那里刚好有一座桥穿过去,那里还有个公园,许多人去那里拍照。

2、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低俗化的公共艺术,误导了大众的审美。苏州的“东方之门”,因为造型类似一条“低腰秋裤”,故被冠上了这个名字,将“裤裆”等同于“东方之门”,显然是一种调侃,用这种的调侃意味将一个“地标”式的建筑呈现于人们生活中,并长期矗立于此,无疑是会形成一种“亚文化”环境,审美误导是非常强的。

“嘉定通宝钱币雕塑”更多的不仅仅是一个审美问题,而是使大众对文化价值的观察理解产生一种扭曲,以这样一个崇拜金钱的东西放在公园里面,而且铜钱孔正对着县政府大楼,在世界各地可能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

3、通过公共艺术这个平台,大众审美与艺术家审美需要长期的磨合,不是艺术家降低标准去迎合大众,也不是艺术家固执己见,只追求个人风格。作为文化的管理者,也应当创建平台,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

4、公共艺术与大众审美如何进行对话与沟通?

夏彦国:

艺术圈内外对当代艺术的信心严重不足

1、由于微博的原因,艺术圈的事都变成了小事。去年艺术圈也有一些事情,比如艺术品关税、文交所整顿、尤伦斯夫妇抛售藏品、内地拍卖公司抢滩香港。但在我看来,最糟糕的不是这些个事情,而是艺术界内外对当代艺术的信心严重不足。

2、中国的艺术市场本来就充满了投机分子和理想主义者。国外藏家的后退,本土藏家体系又没有建立,艺术家创作力严重受到市场的干扰,这都与对当代艺术的信心有关系。去年整个艺术圈,确实没有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发生。艺术圈的混乱,本来应该有更多反思,但是我们把太多的反思都聚焦到市场和收入上了,抑或互相指责,艺术家、策展人、画廊、媒体、拍卖行等都能做到洁身自好已经不错了。

3、谁也不知道艺术下一步是什么,就像我们不确定明天会是什么。艺术圈的混乱需要时间慢慢去澄清。天天嚷着要正义的不一定是好人,明白事理但是沉默不语的也不见得是好人。艺术圈每个从业者如果都能认真对待自己所从事的事情,能做到不说谎,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4、你热爱艺术吗?真的吗?这个问题其实很可笑很现实。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热爱艺术,只是看到好的作品会让人心动而已,所以总是希望看到好作品。

2012年是当代艺术圈

青黄不接的一年

“曾经的一流艺术家末路狂花,‘青年’艺术家平庸却自以为是。”

杜曦云

        当代艺术圈之外,2012年出乎意料的事情如同万花筒般繁多,当代艺术圈外的“奇观”程度,让当代艺术圈内人的想象力显得非常贫乏和幼稚。

        笼统来看,2012年是当代艺术圈青黄不接的一年。曾经的一流艺术家末路狂花;“青年”艺术家平庸却自以为是,而且,如果“青年”艺术家指的是70后、80后的艺术家,90后的“更青年”艺术家在2013年即将登场;一些有实力的个体积极、稳健的行动,在2013年应该会继续崛起,比如我在《群体平庸、个体崛起》中提到的汪建伟、邱志杰、没顶公司、金锋、孙原&彭禹、何晋渭、赵赵[微博]、李明、刘成瑞(刮子)等。

        更具体地说,在1990年代作为领军人物的一流艺术家,也就是这几年来艺术市场最追捧的天价艺术家,在2012年纷纷显露出明显的颓势:有的已经明显放弃了当年坚持的价值观,不再值得继续期待;有些是把自己当年成功之作的局部,用各种方式放大或衍变,但力度都没法和当年原作相比;有的向奢侈品、娱乐、时尚等领域转移。他们出现颓势,有共同的特点:不再能紧跟时代的新问题。但这一批艺术家中也依然有人能不断的紧随时代进行个人表达,这是难能可贵的,比如方力钧。

       青年艺术家方面,可圈可点的艺术家依然寥寥无几。从作品来看,这些“青年”在学院“当代艺术知识游戏”的教育下,视野狭隘,缺乏历史感,沉迷于“小自我”“小知识”“小体验”“小形式”“小观念”显得本末倒置,并过早的和商业联合,乖巧的同时失去了爆破力。此外,如果年轻是优势,从年龄上来看,1990年出生的艺术家今年都已经23岁了,他们也要登场了。

       中国当代艺术的群体发问和出场的时代已过去,将是少数个体发问和出场的新时代,其他人或追随或厮混。

 

上一页1下一页
 热点人物
迟浩田
迟浩田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
详细...
郭玉祥
郭玉祥 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详细...
张永金
张永金 原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金,字木人,194...
详细...
首 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院介绍 | 书画频道 | 美协频道 | 油画频道 | 央视频道 | 相关动态 | 文化产业 | 将军与企业家 | 文房四宝 | 展示服务 | 联系我们
电话:010-66874478 传真:010-88279433 地址:备案号:京ICP备09049534号 北京市海淀区 Email:bj655@126.com QQ:540224231
Copyright © 2012 - 2020 jiangjun.org.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百将文化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9534号